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!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化园地  

【民警原创】又一春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2

自然与生命都是一个重复的过程。从又一春开始,人体从冬季“沉降”的状态,慢慢转向“升浮”,“升浮”的是人体阳气。若用一棵树来比喻,在阳光滋润下,春天树木开始出具形貌、枝干发芽,经过夏季的繁茂,秋季的掉落,冬季的枯萎,成为一个轮回。这个过程是阳气由升而浮、而降而沉、再升再浮……而所谓“轮回”,对于普通人而言,是在沉降升浮中走过的一世又一世。

    老家里来人告诉我,小时候颇疼爱我的一位近邻爷爷,刚过完年就去世了,就埋在我们村,和我已过世的近亲们还是“邻居”。几十年、几百年、甚至几千年,故乡的人就是这样在这块黄土地上重复着简单的生活,辛勤着简单地劳作,收获着简单的幸福,最后像寒风中霜染的叶子,瑟瑟地晃了那么几下,便在一个气息清冷的时刻悄然飘坠。一个人、两个人,一批批的人就这么先后走了,跟上集赶会似的,任你泪雨纷飞,任你哀恋万千,也追不上他们急匆匆的脚步。最后,他们重又聚在了一起,那块自己耕种了千百年的黄土地成为最终的归宿。

    我的亲人,我的乡邻,他们一辈接一辈,头枕孤山、脚蹬黄河,幸福地睡去了。在他们的周围,簇拥着果树、庄稼。他们的一生很平凡、很普通,默默地上演了一幕幕不为人知的悲喜剧,然后默默地谢幕,最后抓一把黄土,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子,就与守望了一辈子的土地融为一体了。但他们的影子留在了黄土地上,留在了庄稼地里。

    我虽离开老家几十年,却时常在脑海中,一一经过他们的家门,眼前仿佛看到了他们慈善的面容,耳边又回荡着他们的声音。一想起这些长眠的人,我很快就会想到熟识的某一个,很快记起了他们的样子以及身上的某些特征来。有的我太熟悉了,一想起来就觉得喉咙发堵、胸口灼热,眼泪跟着往外涌。其中不少人已有二十多年不见,再次听到消息,竟然就是告别,这让我禁不住对生命不胜唏嘘。

    尽管世上每个人都要经历朝气蓬勃、天真无邪的少年时期,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,体形壮实的中年,但光有这些好像并不完美,还必须经历迟暮的老年,还需要用一种人生谢幕的大深沉来垫底,才使得生命更加圆满。或许乡村人的一生太普通、太平凡了,总是平静地从村里消失,从乡邻们的眼中淡出,就像一阵风轻轻掠过树梢。在世的时候,他们卑微得如草芥,如今去了,才迎来年轻人一茬茬的跪拜,以及在世时没有享受过的“热闹”。亲人、全村的父老乡亲为他忙活的好几天,大概是这辈子最高、也是最后的礼遇。等到“入土为安”,一切重又恢复了平静,该外出的照样外出,该下地的照样忙碌,该欢乐或悲哀的照样如此。在人们眼里,走,跟来一样平常,一个人走了,就像一茬成熟的庄稼倒下,另一茬会茁壮地成长起来。大自然就是用自己丰富的生命历程,展示一种流淌中的生命哲学——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春夏秋冬,由盛转衰,从生到死,经历了绽放与凋枯,但衰败也好,凋枯也罢,都不是终结,庄稼一茬接一茬,人也是一辈接一辈,这就是轮回。

    然而,对于像我这种习惯凭直觉断词意的人而言,春天里说“轮回”,还应该有一份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的意味。

    前段时间,我和朋友相约一起用餐,车子就停在朋友开的餐厅附近的停车场。出停车场的时候,显示停车费十五元,我给了收费师傅二十元纸币,师傅找了钱,我也没多看,往抽屉里面随手一塞就走了。第二天洗车,整理车抽屉的时候,我才发现昨天被我塞进去的是一张十元纸币。我马上反应了过来,肯定是停车场门口的收费师傅多找了钱。我知道像停车场收费这种工作,薪资本身应该就偏低,如果到时候对账对不起来,那位师傅很有可能自己倒贴钱。没再多想,我就把多出来的五块钱通过微信转给了朋友,拜托她务必将钱还给停车场的收费师傅。

    昨天,我带着儿子在一家小超市里买菜,因为急着回家做饭,我在上车时,手忙脚乱地把钱包落在了地上。晚上,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,对方告诉我,是一名年轻女孩在超市附近发现了我的钱包,便到超市柜台上,请营业员帮忙调取门外的监控,果然发现了失主。营业员随即联系了派出所,在派出所的帮助下,通过钱包里的一张留有我电话的单据,找到了我。

    瞧,我们给予别人的,很快就会又回到我们身上。这种单纯的心思与愿望,是那样的温暖可喜,然而春天,不就是不问将来的种下去,和善意与幸福一起么!


【字体: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