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!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化园地  

【民警原创】雨天的饺子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0

         那天周六,清早醒来,发现下起了雨。一会儿,母亲打来电话“晚上我们吃饺子吧!我去买韭菜,咱们就吃韭菜清馅儿的!”

    韭菜清馅儿,是指馅料里只有韭菜,不放鸡蛋更不放肉,吃得过瘾。挂了电话后,我看着窗外的雨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。

    我童年时跟着奶奶住在农村,有句话叫“下雨天,包饺子”。为什么一下雨,大家就要包饺子呢?因为在农村,天气好的时候,所有人都要下地干农活,而包饺子从择菜、和面、调馅、包饺子到下锅,人口多的家庭,真的要一家人偎在一起,花上整整半天时间。这对于地里一堆活儿的父老乡亲来说,是件极为奢侈的事。所以只有在下雨的时候,没法下地,才会忙活忙活吃饺子这件事。

回想那时,一进春末夏初,就像是青少年时期最需要营养一样,拔节期的作物最需要水的灌溉。在这段时间里,乡亲们都忙得不可开交,除草、捉虫、打药、整枝、打杈,每天紧张关注着田里的态势。而偏偏这个时候,连月无雨,地皮结了痂、发了白、裂了纹,庄稼叶子都蔫得打着卷,整片庄稼地没有一丝风,毒辣的太阳下,远处的景物都随着温度的变化仿佛在微微颤动。乡亲们愁得唉声叹气,不得不排队抓阀,等着用村里的机井浇地。

    就在这时候,天空突然有了变化,风刮起来了,风中还夹杂几点水滴。奶奶看了看天,自言自语道:“快拾掇院子去!”我不用奶奶嘱咐,已经一个箭步冲进院子,忙活起来了。我跳着脚把晾衣绳上的衣服一件件够下来,抱着跑进东屋,扔到炕上;把院里晾晒的豆子推成一堆,配合着奶奶将它们装进大尼龙袋子里,拖去北屋;把纸箱子放倒,把满院乱跑的小鸡仔赶进去,连鸡带箱子搬到西屋;把大自行车推到大门洞里,把各种木头的、铁的农具也都搬进大门洞里;把院子排水口的杂草和垃圾铲开;把所有的门窗都关闭;最后,还不忘从院外盖着塑料布的柴禾垛上抽一捆干柴,放到灶台旁边去。而在我们忙着这些的时候,邻居家的婶子已经用自行车驮了化肥到地里去了。化肥直接撒到地表,随着雨水渗入地里。等雨渐渐大起来,婶子也回来了,她身上全是泥巴,浑身疲惫,却神情轻松。

她给我们留下一捆刚割下来的韭菜,并笑着催促奶奶去买一刀五花肉。奶奶说,还是清馅儿的吃着过瘾!那韭菜大概是第一茬,根系还不发达,叶子也很细窄,不过恰恰是因为生长周期长,这茬韭菜吸足了天地精华,无比鲜嫩。再往后,根系发达了,肥力越来越旺,长得越来越快,一茬一茬地割不完,也就越来越没了滋味。

我坐在小板凳上,卖力擀着皮,奶奶飞快地捏着饺子,一会儿就把我擀的皮全包完了。奶奶说:“好孩子,去玩儿吧,奶奶自己来。”然后接过擀面杖,手腕翻飞,一张张饺子皮很快叠了一摞。这时,锅里的水也烧开了,咕嘟咕嘟沸腾着欢迎饺子下锅。雨滴把房顶打得了一层白色的薄雾,黑色瓦就更亮了,青色的炊烟在白色的薄雾中袅袅升起。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饺子就被奶奶端上了饭桌儿。她给我倒了一小碗儿醋,滴上几滴香油,我着急地夹起饺子就往嘴里放。烫嘴的饺子在嘴里左右打滚,“嘶哈嘶哈”的也不舍得吐出来。

我喜欢这种气氛,奶奶也喜欢。她看看外边的雨,说:“来得太好了!”这场雨给乡亲们省了一大笔浇地的费用,还节省了浇地的体力和时间。第二天,雨后的庄稼从灰绿色变成了翠绿色,一株株精神饱满地挺立着,似乎一夜之间就窜高了一大截。

    那时候,尽管下雨天各家都会包饺子,但每家总不忘给左邻右舍送一碗过去。现在,随着城镇化的进展,村里人少了,一家几口也不像以前一样,下雨天就能聚在一起,年轻人都忙着各自的事业,与家里留守的老人们,一年也难得几回相聚,这种雨天包饺子的快乐也渐行渐远了。

    “妈妈,难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只有下雨天才能吃饺子吗?”面对儿子的疑惑,我知道,下雨天吃饺子这件事,已经成为几代人永远的回忆了。

【字体: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